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上投稿 | 邮箱登录 | 网上留言|
返回首页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专栏>>珠江水利论坛>>论文荟萃
为编制应急纲要进言

---董德化


    我国于2006年11月正式实行《突发事件应对法》,其宗旨是要唤起国民经济各领域,在遭遇突发事件时,高效率地把灾害可能造成的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2008年开春,我国南方17个省(区)遭遇的特大风雪冰冻灾害,其沉重教训和抗灾的经验,发人深思。也再次提醒流域管理机构,编制流域应急纲要工作,要认真抓紧,未雨绸缪,当个称职好参谋。
    流域应急纲要首先当考虑河流本身可能发生和直接遭遇灾害的突发事件,也应考虑其他系统突发事件所急需之应对。从传统意义上说,洪涝、干旱、水污染,是最主要的水害,当前,水利工作重点从工程水利阶段进化到生态水利阶段,一代又一代的水利工作者都力图找出良策以对付水害。时光轮转,情势万变,难有万全之策。突发事件应对方略与时俱进,以变应变,尽可能适应社会急需,是变被动为主动的出路。就此,根据本人在海河、珠江两大流域的工作体验,提出以下管见,供参考。
     一、特大洪、涝灾害对策
     1、广州、珠三角解围一策
      北江大堤是华南特大城市广州市的防洪屏障。若西、北江同时出现超300年一遇洪水,并在思贤窖遭遇,又恰逢珠江八大口门出现特大朔(望)潮位,甚至有台风登临;那时,西、北江洪水下泄不畅,珠三角可能呈现一片泽国,而北江大堤若出现基础管涌,大堤安全危急。对此,当今可想到的应急办法,唯有打开北江大堤对岸的清西围滞洪削峰,牺牲局部,保全大局。
   这个方案的问题是:若无坝分洪,效果难于保证。而兴建横岗梯级,就可以达到有坝分洪的目的。这种布局可借鉴海河流域北京市防洪体系的思路。为保卫北京市的安全,永定河左堤已按  P、M、F可能最大洪水加高、加固;同时,为确保向河北省的小清河顺利分洪,又在芦沟桥附近的永定河段兴建了节制闸,达到有坝分洪,以应对突发事件。即,当永定河发生50年一遇洪水,洪峰流量达到4000秒立米时,节制闸关闭部分闸孔,向小清河分洪1500秒立米,以保证芦沟桥按规划标准安全泄洪2500秒立米。(见示意图)


    2、洪灾补偿机制不可或缺
      目前,西、北江堤库结合防洪工程体系,重点是确保广州市不能遭受重大经济损失、保社会稳定、保民生安全。突发事件一旦发生,投入抗灾救灾的人力、物力和资金,可能不计其数。为此,需要规划建立特大洪灾的突发应对经济补偿基金之类的机制,储备应急资金和救灾物资,以支撑抗灾、救灾顺利进行。并对顾全大局作出牺牲的地区和民众给予适当的补偿,实现防洪体系的规划目标。
    3、规划雨洪调节池  建设不易内涝城市
      伴随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城市内涝问题日趋严重,城市内涝酿灾的后果不可轻视。广州市和珠三角地区,城镇相连,高楼密布,城市群带随处可见,由此造成下垫面条件巨大变化,迳流系数随之改变。一般认为,城市化前后迳流系数在同一城市会增大50%以上。而且,同样的降雨量,因汇流加快,洪峰提前;因迳流系数增大,洪峰流量加大、流速加大。这部分因城市化多出来的洪水,并未安排适当的蓄滞设施进行妥善处理,引致城市内涝日益加重。严重的城市内涝可导致城市陷入瘫痪状态。此等隐患,轻视不得。
    国外有的城市,在建城过程中,在新建的开发区、居民区、商贸区,都安排了因下垫面改变而增加的内涝洪水蓄滞措施。因下垫面改变而增加的洪水被滞蓄在调蓄池内,城市化并未给城市带来洪涝威胁。特别是在发达国家,都要求土地开发时作好规划,计算出基建增加的洪水量,并由其承担雨洪调蓄设施的建设。
    雨洪调蓄池的容积计算,国外有采用以下公式:

V=F*P(R2-R1)   

                 式中,V--雨洪调蓄池容积       F--开发区面积          P--设计降雨量
                       R2--城市化后迳流系数    R1--城市化前迳流系数

    广州市是华南特大型城市,地下基础设施日益增多,重要的地铁交通、通讯、战备工程、以及煤气、电力各种管道线路,都必须确保安全。珠三角连片城池安全的重要性同样无容置疑。对于内涝可能造成的突发事件,及早研究部署对策,十分必要。
    当然,城市内涝防治任务,目前仍以建设部为主,水利部门也有义务从系统工程的角度出发,把洪、涝排水综合系统全面规划好,及时为政府决策提供依据。

  二、抗御特大干旱一二策

    1、适当分配省际入境水量

    珠江流域的干旱主要源于降水量年内、年际剧烈变化的自然因素。而西、北、东三江干流上一系列水电、水利枢纽工程的节节拦蓄,各类工程的不同开发目标,更增加了全局性调度的复杂性;干旱季节和干旱年份,珠江尾闾的咸潮上溯,又使得珠三角地区两头吃紧。一旦三江流域同时遭遇特大干旱,如何调度地表水,在统筹兼全局的原则下,尽快为苦旱重灾区解困,急需制定常备方略。不宜长期采用权宜之计,应制定合理的应急对策,首先必须开展重大的基础性专题研究。诸如“西、北、东三江特大干旱遭遇分析”、“滇、黔、桂、粤省(区)入境水量分配研究”等。

    2、突出蓄水设施在城市供水中骨干作用

    在城市供水的蓄、引、提设施中,要特别突出本区蓄水能力的提高。珠三角地区,除江门市的蓄水能力比例较高外,珠海、中山、广州、东莞等城市都存在蓄水设施不足的严重问题。应要求大城市的蓄水能力不低于年供水量的30%。凡低于此标准者,应当采取补救措施。如,沿海经济能力较强的城市试点建设海水淡化工程;常受咸害威胁的沿海城市,开辟尾闾蓄淡水域;原有较多中、小水库的缺水城市,适时调整一些水库的功能增加供水能力,如深圳市;增加地下水开发设施建设,作为战备和抗旱应急的骨干工程,如广州市的江村地下水厂,当纳为应急供水水源。在未发生突发事件时,应遵循先用地表水,后用地下水和节流的原则。
     
    3、大城市主要依托大、中型水库群供水

    从珠江水资源综合规划成果中,可见东江二级区的蓄水设施能力很大,承担城市供水的任务却不重。有的甚至不承担供水,有的水库水质不符合供水要求。对于需求的动态发展,原有的水工程设施布局已存在不适应现象。尤其不利于特大旱灾的应对。与时俱进,适当调整一些大型水库运行模式,优化功能结构,应及早提上议事日程,及时进行规划研究。从国内经验看,北京、天津等大城市,尤其是地处水源短缺的城市,无不依托大型水库供水。利用大型水库调节供水,是应对特大干旱突发事件的有力措施。
    东江流域的新丰江、枫树坝、白盆珠和显岗等大型水库,都有纳为城市供水水源的可能性。东江大型水库群水量调配得当,可有力保障珠三角(包括香港、澳门)经济持续发展的供水需求。其中,新丰江水库作为城市供水水源的应急战略局部规划、向珠三角大城市供给优质淡水水源的研究与规划,宜早不宜迟。
    广州市的流溪河水库由发电为主改为供水为主的规划研究,应从战略高度上予以重视。在权衡供电与供水的矛盾时,供水在特大干旱突发事件中的无可替代性,及其影响的深远,是应当特别重视的因素。
         
  三、强化应急方案规划的基础研究
    气候异变问题频繁发生,已引起国际广泛关注。水利系统也进行了一些专题研究,但其成果与实际应用还有一定距离。珠江流域对洪水、干旱预报的研究,宜作为特大洪涝、干旱突发事件应对的重要课题,予以安排。
    在洪水预报中,由于短期洪水的预报期短,给突发事件应对的准备时间不足,造成不利后果。所以,中、长期预报,如10天期或更长期的趋势预报专题及预报精度研究,需要重视安排。
    建议坚持神经网络法洪水予报研究,力求达到能够应用的程度。

  四、借助数模、物模开展洪水风险实用性研究
   在新的河道地形、工情、水情条件下,一旦西、北江超300年一遇洪水遭遇时,究竟会发生哪些险情?应该通过数模,甚至物模进行洪水风险研究。在这个方面,过去的工作做得不够。现在应该结合特大洪涝、干旱突发事件应对工作,开展研究。通过几年的努力,得出比较理想的答案,在编制应急方案时心中有数。

  五、健全法规体系  组建常规核心
    “珠江流域水资源综合利用促进法”的研究,是完善水利法规的重要基础工作之一,应当继续、抓紧进行,争取早日进入立法程序。应对特大洪涝、干旱突发事件的全局水利调度,是件很复杂的事情,如果没有法律保障,更会困难重重。水库调度不光是对付洪涝、旱灾问题。涉及面之广,不胜其数,不是一家之事。协调、指挥须有法可依,不能长期依靠临时的行政命令。有法可依,取之有道,给予有道,工作有序,是用水治水的必由之路。                   
    自然的、社会的情势变化都是动态的,应对洪涝、干旱突发事件的方略,亳无疑义应保持动态状况。这就需有一个干练的核心队伍,平时默默耕耘,经常性地搜集各方资料,精心分析,及时提出策略性意见,随时为修正应急方案准备好粮草。

2008-02-15
 
[∷打 印∷][∷关 闭∷]

主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 承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信息中心
粤ICP备11053349 Copyright©2007 珠江委网站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 IE6.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