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上投稿 | 邮箱登录 | 网上留言|
返回首页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专栏>>珠江水利论坛>>论文荟萃
对珠江流域及泛珠合作水问题的意见和建议

 崔树彬

(珠江水利科学研究院   广州  510611

 

摘要:本文对珠江流域防洪工程与近自然河道整治、治污协作与河口生态保护、泛珠合作与生态补偿、水利水电工程开发与河流生态制约、绿色珠江与节水型社会建设,以及流域规划与资源管理、珠三角网河治理与城市供水安全等亟待解决的问题,提出了意见和建议,指出了问题所在和争取国家重视的具体措施。

关键词:珠江流域 泛珠合作 水问题 意见

 

2004年,珠江流域社会经济总量(GDP)约占全国的22%(含香港和澳门,下同),其中珠江三角洲的GDP约占全流域的85.5%,占全国的18.8%。然而,多年来,特别是近20多年来,珠江问题一直未能像全国其它7大江河流域一样,引起国家的重视。这主要可能是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自然环境、社会经济和河流特性等条件所决定的。然而,就目前情况而言,珠江流域的许多问题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有些问题需要而且也必须引起国家的重视。对此,本文提出以下几点看法,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斧正。

一、 防洪工程与近自然河道整治问题

珠江洪水与风暴潮水危害历来十分严重,上世纪50年代以来,虽然修建了大批的防洪工程(含防潮工程,下同),但这些防洪工程的标准一般都较低,不能适应社会经济和城市化发展的需要,以致于洪、潮灾害损失不但没有减轻,而且还呈加重趋势。20世纪90年珠江流域片水灾损失比50年增加了6倍以上,死亡人口数量比50年代增加2倍以上;20056月,珠江流域一次洪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136亿元,受灾人口为1263万人,死亡人口为131人。珠江是全国7大江河流域中洪水灾害最为频繁而又未能很好解决的河流。

珠江防洪工程主要是堤防工程,水库防洪能力有限,特别是在三角洲网河地区。这是由于珠江流域的天然条件所决定,今后的情况也不会有大的改观。按照目前的防洪规划,我们还将建设或改建大量的堤防工程,而且都是传统的钢筋混凝土或浆砌块石等硬质材料结构。这种传统的工程材料、结构和治河方法已经不适合现代治河理念,也与珠江水利委员会(以下简称珠江委)和流域内各省区提出的绿色珠江、健康珠江的基本思路不相适应。

目前世界各主要国家都在开展“河流生态恢复”和“近自然河道整治”,而且已经有了相应的设计手册和技术规范、标准。水利部对此项工作十分重视,部长汪恕诚多次强调:流域机构要担起河流代言人的重任,水利部门要举起生态保护的大旗;并正在组织制定有关河流生态修复的技术规范和导则。在城市化地区,“近自然河道”就是城市的“生态廊道”,也是城市的“景观廊道”和居民休闲娱乐场所,是城市人与自然最为亲密接触的地区。“近自然河道”对城市空气流通和销纳污染、遏制水体“癌症”(富营养化)至关重要;对于山区溪流和农村地区,“近自然河道”可以涵养水源、调节径流和创造多样化的“生境条件”,以及保障生物多样性和遏制面源污染等等。在珠江三角洲地区,许多河流、河道的整治,没有经过生态论证,同时也缺乏景观考虑,这与该地区的国际化城市目标极不相称。对此,需要认真研究,尽快解决。

二、 治污协作与河口生态安全问题

治污协作与水生态安全主要是指大珠三角的问题,涉及粤、港、澳三个不同的行政区。珠江水系的淡水生物多样性比长江高,珠江河口的咸水生物多样性比长江河口高。保护珠江生物多样性及其生境、生态条件十分重要。然而,大珠三角的治污体系尚未形成,城市与城市之间相互推卸责任。同时,又是一个涉及一国两制的问题。深圳和香港是两个在治污问题上做得比较好的城市,但在对待涉及富营养化的无机氮治理方面,深圳和香港都认为,自己的无机氮排放量在珠江口所占比例很小,如果治理需要与珠江口上游城市、包括广大农村同步进行。

在珠江口生态安全问题上,氮、磷污染物是最为重要的两个指标。氮、磷污染得不到治理、控制,生态安全就难以实现。但是治理氮、磷污染是一项十分复杂和艰巨的任务,不但要有点源的污水处理厂和面源的污染控制,而且还必须要有流域系统的生态恢复和洪水、潮水涨落带与潮间带的生态恢复与修复,并且还可能需要良好的生态调控和生物操纵、监控等等。因而,珠江河口的治污协作与生态安全需要由超脱地方利益的流域机构的参与和监控、管理,以及协调和指导。珠江委有义务、有责任承担这一重任。

三、 泛珠合作与生态补偿问题

泛珠合作是指基于与珠江流域相连、与大珠三角相临、经贸关系密切的福建、江西、湖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贵州、云南九个省(区),以及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简称“92”)之间形成的区域经济合作与协商机制。珠江流域机构作为该地区唯一的中央部委派出机构,积极承担其中的、与水问题有关的各项工作是非常必要的。珠江上游能源发展,不管是水电还是火电,都会直接导致和产生上下游之间的水问题;矿产、生物资源开发也会直接导致和产生上下游之间的水问题;农业和工业、城市发展,以及产业升级、资本转移、人口增长等,也都会直接导致和产生上下游之间的水问题。因而,泛珠合作必须首先加强珠江流域水问题的合作与解决。

据有关资料估计:20多年来,珠三角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已经解决了4000多万人(指外来人口)的就业问题,这些人口大多来自贫困地区,对于保护我国生态脆弱地区的生态与环境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因而,珠江三角洲的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不仅仅、也不应该是一个自身的问题或者是广东省的问题,而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国家问题。珠江流域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自然地理和气候单元。上下游地区间贫富差距显著,资源互补、能源互补、生产力互补和防灾管理等问题,都比其他流域来得显著和迫切。保障下游三角洲地区的强劲发展动力,防治发生不应该的灾害和污染、破坏,是该流域片区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需,也是全国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对于广东而言,生态补偿并不等于是资金补偿,也可以是上游劳动力的培训和“下移”,这样一方面可以遏制上游劳动力过剩和人口过多的生态破坏问题,另一方面可以弥补珠三角地区劳动力短缺;生态补偿也可以是生态项目的支持和生态产品的市场“最惠”,这样一方面可以抑制和监督上游地区污染行业发展,另一方面可弥补下游地区对绿色产品的渴求。对于不同省区之间的生态补偿而言,生态补偿又可以是国家财政支付资金转移和扶贫工程项目等等,这也是珠三角地区每年上缴国家税收的一种出路。为此,尽早开展生态补偿和水利协作研究是必要的。

四、 流域规划与管理问题

流域规划重在思想和思路。近年来,我国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利发展与环境保护、水利发展与生态建设等方面的思想、思路,都在发生而且一直在发生比较快速的调整与变化。国家已经确立了建设和谐社会和发展循环经济的基本思路,水利部明确了人水和谐、建设节水型社会和恢复河流生态的“治水”思路,珠江委已经提出了建设绿色珠江和维护河流健康的“治水”目标。由此可见,未来的流域规划思想和思路必将有一个较大的转折和转变。与之不相称的是,目前,珠江流域的一些规划依然停留在传统的防灾水利和工程水利阶段。为了适应这种转折和转变,全国7大江河流域机构几乎都有国家级的或部委级的相关研究课题,长江委、黄河委等流域机构每年还有自己设立的重大研究项目。可能只有珠江委缺乏与之相关的战略研究和技术研究。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因为思想、思路的转变和调整,如果不能适应,将会可能带来诸如机构、人员等一系列深层次问题的调整与变化。对此,珠江委应该恢复自设研究课题工作,开展重大课题的前期研究、规划研究和战略研究,以便能够滚动发展,壮大珠江机构的社会影响和思想辐射。

管理问题是七大江河流域机构共同面对的一个重要难题,就珠江问题而言,可能比其他流域机构的情况要难得多。这是由于珠江问题和泛珠水利合作问题一直未能足够重视的结果。对此,本文前面已作了阐述,这里不再赘述。以下567三条,可能对珠江管理问题比较重要。

五、 水利、水电工程开发与生态制约问题

水利、水电和航运工程对水生态的影响和胁迫是显著的。对此,世界各国都有相同的认识,我国也不例外。20048月水利部出台的《关于水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水资源保护和水生态系统修复工程是水利基本建设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按照水资源径流量排序,珠江是我国仅次于长江的第二大河,其水量相当于黄河的6倍,水生生物多样性比长江还高;流域内的水能、水运和水库、航道工程数量都位居全国前列。因而,保护珠江水系水生态系统的责任十分重要。然而由于传统思想和思维惯性的影响,珠江水系目前已建和在建的许多水利、水电和航道、河道工程,都没有进行比较深入的河流生态影响评价和对策研究。作为流域机构,同意流域内地方政府和企业、集团在消减生态影响的情况下,适度开发利用水资源和建设水利、水电、航道等工程是需要的。但是,不顾生态,或者是不重视生态影响和不提出生态问题,就是流域机构的失职或渎职。对此,珠江委应当加强研究,重视管理。

六、 水资源开发利用程度与节水型社会建设问题

水资源开发利用程度是衡量经济用水对河流生态健康干扰情况的一个重要指标。一般认为,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率不应大于40%。珠江流域的水资源开发利用率不足20%。很多人认为:珠江流域不需要节水。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珠江水资源丰富,丰在暴雨洪水期。据统计,珠江流域汛期(4~9月份)水资源径流量占全年的72~88%,非汛期(10月至次年3月份)仅占全年的12~28%;在汛期,一次洪水过程的水资源径流量往往占全年的20%~40%,非汛期许多中小河流经常断流。珠江不比长江、黄河源远流长,也没有良好的水库条件和库容系数。因而,即使不考虑生态影响,全部规划水库建成之后,珠江的调控能力也十分有限。

目前,珠江三角洲非汛期的城市供水形势十分紧张。咸潮危害、水质污染使得许多城市的供水水源受到严重威胁。从生态的角度考虑,珠江河口已经成为全国水生态重灾区之一。因此,节水减污是必须的。从管理的角度考虑,淡水资源的服务功能是一个十分有限的总数。它一方面需要服务于人类社会和经济系统,另一方面需要服务于野生生命和自然系统。生态和经济是水资源必须服务的两个方面,缺一不可。经济用水量增加的同时,意味着生态用水量的减少,这种一多一少的趋势,在控制不当的情况下,就有可能产生严重的生态系统污染和畸形,从而反过来制约经济和社会发展。就珠江流域的用水情况而言,目前各项指标已经处于高度的奢侈状态,城市人均用水量、农村灌溉亩均用水量和万元产值工业用水量等指标,以及污水排放量等,都处于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区的前列。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和注意,因为社会经济用水、特别是城市生活和工业用水,并不仅仅是对水资源量的消耗和浪费,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对生态系统的污染和破坏。1m3城市污水如果不进行处理,一般至少需要30m3“清水”稀释才能达到河口生态用水标准,即使经过城市污水处理厂处理,一般也至少需要10m3“清水”稀释。由此可见,节水是必须的。

如何才能节水,就目前的法规和急需解决的问题而言,一要进行建设项目取水许可(水资源)论证,二要进行初始水权分配和用水总量控制,三要进行用水定额核定和排污总量控制,等等。对此,应当认真研究,切不可因为水资源开发利用率低而放松工作或降低标准。

七、 绿色珠江指标体系及监控管理问题

建设绿色珠江是珠江委提出的治理珠江水害、开发珠江水利和维护珠江健康的总体目标和设想。然而,什么是绿色珠江,绿色珠江包含哪些内容,绿色珠江的指标、标准如何确定,以及如何监控、实施和操作、管理,等等。截至目前,还没有见到与之相关的报告。为此,尽快开展绿色珠江研究是必要的。

绿色珠江的含义十分广泛。绿色指“安全”,它代表治理水灾与洪水安澜;绿色指“生态”,它代表陆地与河流生态系统的健康与旺盛;绿色指“自然”,它代表对人类活动的克制和给予洪水一定的自然空间;绿色指“环保”,它代表对人类污染的消除、治理和对生态系统破坏的抑制与恢复等。研究绿色珠江十分重要,建设和保护绿色珠江更为重要,而且是一项十分艰巨和长期的任务。

就珠江问题而言,我们已经做了一些规划,我们还可以再作一些规划;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工程(包含水利工程、生态工程、环保工程等等),我们还可以再作更多工程,或者是调整和拆除这些工程,等等。但是,所有这些都远远不够。我们还必须建立一套监控体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担当起河流代言人的重任,我们才能够真正担当起流域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与水资源、水环境、水生态保护的重任。

在监控体系方面,珠江委已经做了许多努力。如建立流域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及相应的决策指挥系统等等;与流域内各省区合作共建水文、水质监测站网等等。这些都是重要的和必要的,但希望建设这些网络和系统时,应当注意照顾和兼顾生态管理与监测的需求。如在生物栖息地和城市污染河段建立水文、水质与生物监测站点,等等。

八、 珠江三角洲治理与供水、生态问题

珠江三角洲地区河网纵横、洪潮交叠,洪、涝、旱、咸、潮灾害历来十分严重,治理任务十分艰巨。经过50多年的控支强干、联围建闸和堤防与河道整治,抵御灾害的能力虽然显著增强,但主干河道下切、汊道淤浅(堵塞或淤废)、咸潮上溯、水质污染、河道景观与生态破坏却日见严重,城市供水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居民生活近水环境质量日益恶化。如何在河道、航道整治和城市化发展的双重胁迫下,保障三角洲地区河道网络的防洪、纳潮和供水、生态,以及居民近水的环境、景观功能,是一个亟待研究的新问题。

目前,国外在河口建闸挡潮、挡咸方面已经有了许多技术进步。如英国泰晤士河挡潮闸,美观、不阻河道、不碍航;威尼斯拟建设一座“看不见的”浮动挡潮闸,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减少生态、通航和景观影响;类似的工程还有荷兰鹿特丹的巨型旋转挡潮闸,等等。在河流河道整治方面,世界各主要国家都在快速推进“近自然河道整治工程”,并且已经有了大量的工程经验,编制了相应的技术规范和手册等等。其中,美国已按照流域生态保护与修复的思路进行了部分河流恢复规划,已经开展的大型河流生态恢复工程实例有:上密西西比河、伊利诺伊河和凯斯密河。英国政府机构以及一些非政府组织,联合成立了一个指导委员会,根据多目标要求,探讨流域尺度下的示范工程建设问题。除了挡潮闸和河流生态恢复外,还有城市化发展的河网调整与适应,利用河道分流比调节环境、生态用水量与控制咸潮上溯等问题。总之,珠江三角洲的网河治理与泄洪、纳潮问题,供水安全与生态、环境问题,是亟需要我们研究、解决的重大问题。

九、 对策意见

1、建立绿色珠江和泛珠水利合作重大战略问题和前期工作研究基金,开展宏观战略问题研究;

2、成立泛珠水利合作与绿色珠江工作办公室,组织、协调泛珠水利合作与绿色珠江建设的相关工作;

3、精选绿色珠江、泛珠(珠江流域片)合作、大珠(治污)合作、供水安全、河道整治、生态健康、生态补偿等方面的科研课题,广泛开展科技合作和课题申报,争取国家经费支持和努力将珠江问题推向国家层面;

4、积极宣传报告珠江问题的复杂性、重要性和艰巨性,以及在全国的地位和作用,将珠江流域的可持续发展问题,防洪、防灾和水环境、水生态、水资源管理问题,提升到全国和全社会都关心、关注的层面。

 

主要参考文献

[1] 汪恕诚. 新形势下流域机构如何定位[J].人民珠江,2004(5).

[2] 岳中明. 在珠江委2005年工作会议上的报告[J] 人民珠江,2005(2).

[3] 珠江水利委员会.珠江流域防洪规划报告[R],2005.

[4] 崔树彬 王现方等.试论珠江水系的河流生态问题及对策[J].水利发展研究,2005(9).

[5] 水利部国际合作与科技司.河流生态修复技术现状及展望.河流生态修复技术研讨会论文集[M].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2005.

[6] 董哲仁.保护和恢复河流形态多样性[J].中国水利,2003(6).

[7] 珠江水利委员会. 珠江志[M].广州:广东科技出版社,1994.

[8] 珠江水利委员会. 珠江流域水资源公报[R].2000~2002.

[9] 崔树彬 刘俊勇等.论河流生物-生态修复技术的内涵、外延及其应用[J].中国水利,2005(21).

2006-08-24
 
[∷打 印∷][∷关 闭∷]

主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 承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信息中心
粤ICP备11053349 Copyright©2007 珠江委网站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 IE6.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