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上投稿 | 邮箱登录 | 网上留言|
返回首页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专栏>>珠江水利论坛>>论文荟萃
深圳治污是“3+1”还是“8+1”

——关于深圳河(湾)污染治理问题的意见和建议

崔树彬

 1   前言

深圳河(湾)系指深圳河和深圳湾两部分。深圳河是深圳特区与香港之间的一条界河,也是深圳市5大河流之一,河长33.1km。深圳湾是深圳特区与香港之间的一个海湾,它东接深圳河,西连珠江口海区(内伶仃洋的中游),水域面积约80km2。深圳河湾(含深圳河和深圳湾两部分,下同)流域面积297.4km2,其中深圳境内172.4 km2,香港境内125 km2。改革开放以来,深圳从一个边陲小镇发展成为具有一定规模的现代化城市,伴随而来的水质污染日益严重。在多年治理成效不够显著的情况下,深圳市水环境综合整治办公室在原规划污水处理和治理(8+1)方案基础上,提出了特区(深圳河湾流域)污水(含初期雨水)“大截排”,经过处理后大部分排入珠江口的治理方案(即3+1方案)及其变化(指不断的调整和完善)。然而,这个方案自酝酿出台以来,始终伴随着不同的意见和声音,以至于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无法定论。

深圳市的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和社会高层的高度关注,中国水利界德高望重的钱正英院士带队,一批院士和专家通过调查研究初步否决了争论不休的“大截排”方案。有关专家都认为:这一否决对转变我国未来的水污染治理和水资源利用战略,都将产生深远影响。笔者曾在深圳观察、研究治污问题两年以上,对此问题及其相关工作有所感受。为了满足不甚了解此项工作的同行、学者认识和感受我国水利工作思路转变中的问题及难点,笔者将自己所能感受到的材料及问题和认识一并汇报,希望能够对可持续水利发展和治水任务转变有所帮助。本文为个人观点,不妥之处敬请谅解。

2           污染现状及原因分析

深圳河污染十分严重,中游和下游河段常年黑臭,为劣Ⅴ类地表水质;上游沙湾河为东深供水水源地——深圳水库库区,水质尚好。深圳河湾主要支流布吉河、福田河、新洲河、大沙河在非降雨情况下为城区排污沟,水质常年黑臭,为劣Ⅴ类水质。深圳湾上游与深圳河相接,水质污染严重,按照地表水评价为劣Ⅴ类水质;深圳湾中部COD、BOD5可以达到海水四类标准(海水水质标准最差的是四类),无机氮和活性磷超四类标准1~3倍;深圳湾出口COD、BOD5、活性磷均能达到海水四类标准,无机氮超标0.3~1.0倍。

为了保护深圳河湾的水环境质量,深圳市政府在防污治污方面力度的也是相当大的。深圳特区是新建城市,城市建设采用成片规划、成片开发,排水、污水管网采用完全分流制,特区内的排水系统基本完全实现了雨、污分流;截至2003年,深圳特区内深圳河湾流域已经建成的污水处理厂有:罗芳、滨河、南山、蛇口四座,设计污水处理总规模为:142万m3/d。比当年的污水排放量为125万m3/d高 16.6%。然而,深圳河湾的污染为什么还如此严重。其主要原因可归结为如下几点:

⑴特区内仍有大量的污水未经处理直接进入河流

2003年,罗芳、滨河、南山、蛇口四座污水厂实际处理污水量为:81.15万m3/d,与当年排放量125万m3/d相比少35.1%。也就是说,尽管深圳特区的污水收集管网基本完善,污水处理厂规模也足够的大,但仍有44万m3/d的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另外,本区域内还规划有福田污水厂,设计规模50万m3/d,目前还没有建设。

⑵特区外已规划的污水厂现在还没有建设,污水直接进入河流

目前,深圳河支流布吉河、沙湾河的特区外部分还没有建设污水处理厂,这部分污水量大约为23万m3/d直接进入河流。

在这两个区域已规划的污水处理厂有(2020年规模):布吉河草埔污水厂,设计规模25万m3/d;沙湾河沙湾污水厂,设计规模6万m3/d;沙湾河埔地吓污水厂,设计规模15万m3/d。

⑶污水处理厂的出水水质达不到深圳河湾环境用水标准

现有罗芳、滨河、蛇口污水处理厂的出水水质标准为一级B标准,达不到深圳河湾水功能区划的目标(Ⅴ类水)标准;南山污水厂仅为一级处理,设计出水水质仅能达到二级标准。南山污水处理厂出水直接排海(珠江口),不够成对深圳河湾污染。污水处理厂出水水质标准与深圳河湾水功能目标标准关系见表1。

1   城镇污水处理厂外排标准与深圳河湾水功能标准对比

 

⑷深圳河湾环境容量小

深圳的大小河流均为雨源性河流,并且比降大,加之城市化的影响,有雨即径流,无雨即断流。整个流域除作为供水水源的水库外,没有调节径流和补充枯水期流量的水库,流域面上的水源涵养能力也很差。可以说河流的环境容量很小或者说在没有降雨的枯水期就没有环境容量可言。因此,对于河道截污来说(主要指深圳河的支流),截污即断流,不截污的河道就是臭水沟;截污不彻底或有遗漏,只不过是臭水沟里的污水量的多少问题,不存在截污之后河流就会变清的理想。所以,在不增加环境水量的情况下,深圳河就不可能变清。

深圳湾是深圳河与珠江口之间的海湾。深圳湾面积约100km2,平均水深6m,湾内水体受珠江口伶仃洋潮涨潮落影响往复流动,深圳湾上游(深圳河)污水水团排到下游湾口,需要的时间大约为15天。

3           污水处理方案及其异同

根据深圳市水利规划设计院等单位编写的《深圳河湾流域污水截排及处理专题研究(征求意见稿)》(2005年2月)(以下简称“截排”),目前做过的污水处理方案主要有:深圳市规划局所做的8+1方案和“截排”所推荐的3+1方案。

8+1方案:实际为9座污水处理厂和一条截污干管方案。9个污水处理厂分别为已经建成的罗芳、滨河、南山、蛇口4座,规划建设的5座分别为:福田、西丽、草埔、埔地吓和沙湾污水厂(西丽污水厂是2002年规划调整时增加的,故称8+1方案)。其中,福田、西丽属特区内,草埔、埔地吓、沙湾属特区外。原规划9座污水处理厂的总规模为256万m3/d。一条截污干管为已经建成的皇岗路以西至南山污水处理厂的污水收集排海(珠江口)干管(管径2.4m,岸边深入海里1.6km)。根据“截排”,8+1方案需要新增加的投资为33.65亿元,占地及动迁投资为40.54亿元,年运行费为6692万元。

3+1方案:实际为4座污水处理厂和一条污水输送隧道,加4座污水处理回用站方案。方案的主要内容为:布吉河以西污水全部截排至南山污水处理厂(除污水处理回用水外),处理后排海。南山污水处理厂规模扩建为150万m3/d,现有的滨河污水处理厂和原规划的福田、西丽、草铺污水厂功能均由南山污水厂替代;布吉河以东,特区内原有罗芳污水厂保留,新建特区外新建埔地吓污水厂1座;1条污水输送隧道的规模为:直径5.5m,长度25.02km。除此之外,3+1方案考虑到污水回用的要求,计划建设滨河、福田、西丽、草铺4座污水回用处理站(不回用时可以通过隧道排向珠江口),并考虑罗湖、南山污水厂小部分回用。根据“截排”,3+1方案需要增加的投资为34.28亿元,占地及动迁投资为26.73亿元,年运行费比8+1方案少2000万元左右。现有和规划污水处理厂方案及其排水情况见表2。

如果认为污水处理厂和污水处理回用站实质上没有大的差别的话(污水处理厂一级A 标准即为回用水的基本要求,经砂滤、消毒后即可达到一般回用要求),那么3+1方案和8+1方案在污水处理厂的设置方面实际上就仅有一个沙湾污水处理厂的区别。3+1方案和8+1方案的最大不同是:3+1方案可以把流域内大部分的污水处理厂尾水和初期雨水排向珠江口,而8+1方案仅能把一小部分尾水排向珠江口。两方案的主要异同见表2。

 

2 深圳河湾流域污水处理与排放方案对比情况

项目名称

现状设计规模(万m3/d)及情况

2020年规划规模(万m3/d)及情况

规模

排水标准

受纳水体

规模

排水标准

受纳水体

8+1方案

 

罗芳污水处理厂

35

一级B标准

深圳河

35

一级A标准

深圳河

滨河污水处理厂

30

一级B标准

深圳河

35

一级A标准

深圳河

南山污水处理厂

74

二级标准

珠江口

77

一级B标准

珠江口

蛇口污水处理厂

3

一级B标准

深圳湾

8

一级A标准

深圳湾

埔地吓污水处理厂

未建

 

 

8

一级A标准

沙湾河-深圳河

沙湾污水处理厂

未建

 

 

6

一级A标准

深圳河

草铺污水处理厂

未建

 

 

25

一级A标准

布吉河-深圳河

福田污水处理厂

未建

 

 

50

一级A标准

深圳湾

西丽污水处理厂

未建

 

 

12

一级A标准

大沙河-深圳湾

污水处理规模合计

142

 

 

256

 

 

可以排向珠江口的水量

74

 

珠江口

77

 

珠江口

排向深圳河湾的水量

68

 

深圳河湾

179

 

深圳河湾

3+1方案

 

罗芳污水处理厂

35

一级B标准

深圳河

35

一级A标准

深圳河

南山污水处理厂

74

二级标准

珠江口

150

一级B标准

珠江口

蛇口污水处理厂

3

一级B标准

深圳湾

8

一级A标准

珠江口

埔地吓污水处理厂

未建

 

 

8

一级A标准

沙湾河-深圳河

草铺污水处理回用站

未建

 

 

13

一级A标准

珠江口

滨河污处理回用站

30

一级B标准

深圳河

10

超一级A标准

珠江口

福田污水处理回用站

未建

 

 

15

超一级A标准

珠江口

西丽污水处理回用站

未建

 

 

12

一级A标准

珠江口

(罗芳污水处理回用站)

未建

 

 

(30)

一级A标准

深圳河

(南山污水处理回用站)

未建

 

 

(10)

一级A标准

珠江口

(埔地吓污水处理回用站)

未建

 

 

(8)

一级A标准

沙湾河-深圳河

污水处理规模合计

142

 

 

251

 

 

可以排向珠江口的水量

74

 

珠江口

208

 

珠江口

排向深圳河湾的水量

68

 

深圳河湾

43

 

深圳河湾

说明:括号内为污水处理回用站与污水处理厂重复的规模,汇总时已经去除。

4           为什么要把处理过的污水排放珠江口

“截排”的主要理由有:

①深圳河湾的水环境容量十分有限,按照8+1方案,流域内污水处理厂尾水(外排水)有70%排向深圳河湾,30%排向珠江口(比例数字为笔者按照不回用情况下的估算结果),加上截流不尽的污水和雨水面源污染,预计深圳河湾的污染不会好转,依然会十分严重,达不到水功能区划规定的Ⅴ类水标准。

②珠江口海域水环境容量相对深圳河湾大得多,多一些污水排海,可以大大减轻深圳河湾的污染程度。3+1方案规划的流域内污水处理厂尾水(外排水)有83%排向珠江口,17%排向深圳河湾(比例数字为笔者按照不回用情况下的估算结果),初期雨水经处理或者是不处理也可以排向珠江口,所以,3+1方案可以大大减轻深圳河湾的水环境污染。

③处理过的污水(按南山污水厂200万m3/d,出水水质达到一级B标准计算)排放珠江口,会给珠江口海区的水环境质量造成严重污染。但国内外很多城市的排污方案都是尽努力地通过大而长管道或隧洞排海,或者是尽努力地从城内排向城外大水体。对此,“截排”列举了国内上海苏州河综合整治工程、重庆主城排污水工程和国外的伦敦泰晤士河治理工程、悉尼污水系统。

上海白龙岗片区设计规模为265万m3/d处理后于杭州湾离岸排放,竹园片区设计规模180万m3/d经一级强化处理后于长江口竹园离岸排放;重庆排水规划调整后,由原来分散布局的21座污水厂调整为7座,主城区污水收集至长江两岸设2座大型污水厂,分别为40万m3/d和80万m3/d(雨季165万m3/d);英国泰晤士河第一次治理并为真正改善水质,第二次治理工作着重在污水截排管道排入河流的出口处建设两座大规模的污水处理厂,……1969年,消失了近百年的鱼类重返泰晤士河;悉尼隧道总长度20km,管道直径从3.8m到6.6m不等,最大存储容量约为50万m3,其深度在Lane Cove和Scotts Creek溢流点处为海平面以下40m,而在North Head污水处理厂处为海平面以下100m。(见“截排”P81~83)

④总的意见是:3+1方案可在较短时间内扭转深圳河湾流域的恶化趋势,市中心取消除臭阈,大大改善深圳河和深圳湾的水环境质量,从而进一步提升深圳特区的整体环境质量。(见“截排”P114)。

另外,根据“截排”,3+1方案似乎比8+1方案投资少,运行费用低。然而,笔者认为,这可能是技术上的原因,或者是计算中的错误。

5           深圳河湾、珠江口污染预测及对策

“截排”显示,深圳市水污染治理指挥部办公室委托国家环保总局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按2020年规划污水量就以下三种情况建立水质模型,计算成果为:

①在南山集中处理,排向珠江口

计算工况是:南山污水厂200万m3/d,出水水质达到一级B标准,在现有扩散器位置排向珠江口,所关注的污染物为:COD、BOD、NH3-N、无机氮、活性磷酸盐。

按照枯水期覆盖大潮和小潮共计15天计算,污染物浓度超过海水Ⅳ类的面积:无机氮为399.51km2,与《污水海洋处置工程污染控制标准》规定的3km2的限值相比,超标面积为规定限值的133倍;活性磷超标面积是规定限值的1.7倍。

②在各点分散处理,排向深圳河湾和珠江口

计算工况是:滨河、草埔污水厂合计65万m3/d通过深圳河排放,福田污水厂50万m3/d就近排入深圳湾,西丽污水厂12万m3/d经过大沙河排入深圳湾,南山77万m3/d通过现有扩散器排入珠江口;其中南山污水厂出水仍按一级B标准控制,其它污水处理厂按一级A标准控制;所关注的污染物为:COD、BOD、SS、NH3-N、总氮(珠江口为无机氮)、总磷(珠江口为活性磷)。

根据枯水期覆盖大潮和小潮共15天计算,珠江口海区无机氮污染范围较之在南山集中处理排放有所减轻(超Ⅳ类海水的面积为361.63km2,超规定限值120倍);但深圳河湾将可能造成严重的有机污染,特别是在湾顶。

③治理总氮和总磷的对策

“截排”认为:3+1方案和8+1方案,都会造成珠江口大面积无机氮污染和活性磷污染,因而脱氮除磷是解决珠江口污染的关键措施。

“截排”认为:深圳南山污水处理厂排放的无机氮对珠江口的贡献量,现期为0.4%,中期为1.75%,远期为3.45%。仅南山污水厂去除无机氮,目前无法改变珠江口无机氮背景值,只有与内伶仃洋沿岸及珠江口上游城市和广大农村共同协作,同步脱氮才能完成这一极其艰巨的重任;南山污水处理厂排放的活性磷对珠江口的贡献量,现期为1.31%,中期为4.76%,远期为7.77%,是无机氮的2.3~3.3倍,因而,深圳市应该先考虑去除活性磷。磷、氮浓度及其相对比例是赤潮产生的主要因素,珠江口现期的磷氮比例为1:16.6,珠江口两岸及上游共同实施除磷,将有力的保护珠江口海域的生态平衡,也为珠三角地区的持续发展提供可靠保证。

6           对深圳河湾问题的几点看法和意见

6.1       深圳治污应采用8+1方案

前面已经述及,“截排”认为:不管是3+1方案还是8+1方案,都会造成珠江口大面积无机氮污染和活性磷污染。对于活性磷问题,“截排”认为:深圳市可以考虑优先去除;对于无机氮问题,“截排”认为:只有与内伶仃洋沿岸及珠江口上游城市和广大农村共同协作,同步脱氮才能完成这一极其艰巨的重任。香港特区政府在实施“策略性污水排放计划”时,采用了去除磷的一级强化处理。渠务署认为:现时大陆对珠江口氮排放量为1350t/d,而香港为50t/d,占3.7%,脱氮工艺拟与珠江口上游同步进行。由此可见,深圳河湾流域污水能否排放珠江口,以及能排多少,应该排多少,其中的关键不仅是科学问题,更为重要的是管理问题,是一个纳污能力或者说排污权的分配问题。

排污权分配需要首先研究纳污能力及其自然净化和分布。这是一个涉及粤、港、澳三地10多个城市,甚至更大范围的,包含点污染源和面污染源的,以及包含河口、海洋自然净化和生态平衡等问题在内的十分复杂的重大科学问题,显然不能够很快解决。因而,要解决深圳治污是“3+1”还是“8+1”的关键,必须从深圳自身的情况说起。

首先,深圳市是不是缺水城市。肯定是,并且水资源已经受到了严重的限制;第二,污水处理后是否需要回用到河流,维护城区水环境。需要;第三,污水集中处理直排珠江口,与相对分散处理排入深圳河湾,哪一个方案更利于公共区域水环境管理和检验处理效果,显然是相对分散处理作为环境用水较好检验处理效果;第四,深圳河湾流域不实行大截排,深圳河湾水环境是否一定不可“收拾”,或者说治理不好,显然不是。因而,笔者认为深圳河湾流域不应该选择大截排(3+1)方案,而应该采用相对分散的8+1方案。当然还有更大范围的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节约型社会建设等国家宏观策略的制约。

深圳治污选用8+1方案,必须控制用水规模,建设节水防污型社会;必须选择适宜的先进的污水治理技术和污染治理方案,确保深圳河湾不黑不臭,并维持生态健康。这样就使深圳市有了自我约束的机制。

6.2       深圳市节水和用水规模控制意见

⑴用水规模限制

2003年,深圳市供水总量14.3亿m3,其中当地水资源量约为5.8亿m3,东江水资源约为8.5亿m3。深圳市规划2010年、2020年东江调水规模分别达14.66亿m3/a、15.73亿m3/a。然而截至目前,已经批准的取水规模仅为12.23亿m3/a。2003年,东江流域降水量比多年平均偏少24%(属于一般偏枯年份),实测径流量比多年平均少43%。当年香港、深圳、惠州、河源、东莞、广州取用东江水量70多亿m3,相当于该年的水资源总量(含还原水量)的38%。东江连续6个月为丰水期,6个月为枯水期,天然情况下丰水期水量占80%强,枯水期的水量小于20%。按此估算,2003年东江枯水期的水量为37亿m3,而该阶段的用水量约为36亿m3。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上游水库调节,东江枯水季节已经断流或者污水横流。实际上,东江下游还有航运、生态、压咸用水,据初步计算这几项用水的最小流量为150 m3/s。

根据广东省水利厅提供的资料,2004年11月到2005年4月,以东江为水源的深圳、香港、东莞、惠州等地水资源需求总量为31亿m3,而水资源实际供应量仅有25.3亿m3,缺水量为5.7亿m3,约占需求量的20%。根据东莞市有关部门提供的资料,东莞市每天缺水量为60万m3,目前正在实施从2005年到2015年新增供水能力440~460万m3/d的计划,届时,东莞市的总供水能力将达到868万m3/d,比目前的供水能力提高1倍还多。因而,深圳要想增加东江调水指标几乎是不可能的。

深圳提出的西江调水方案,线路长,横跨佛山、广州、东莞三大城市,问题比较复杂。从成本上计算,没有污水处理回用于划算。因而,其实施的必要性不大。

⑵用水规模和节水潜力预测

2002年,深圳市总用水量为13.32亿m3。其中,居民生活用水量为4.4亿m3,占33.03%;市政用水量为4.5亿m3,占33.73%;城市河湖补水量0.08亿m3,占0.60%;工业用水量为3.42亿m3,占25.69%;农田灌溉用水量为0.29亿m3,占2.19%;林牧渔用水量0.47亿m3,占3.55%;农村生活用水量0.16亿m3,占1.21%。如果考虑市政与河湖用水的80%、居民生活用水的10%、工业用水的30%可以使用处理过的污水,那么,我们就可以计算出:2002年深圳市的节水潜力为5.13亿m3,占城市区域用水总量的41.4%。目前,深圳市的市政用水和河湖补水都是利用的清洁水源,居民生活用水没有中水系统,工业用水也有潜力可挖,为此,笔者认为深圳市的节水潜力为40%是可靠的。

根据《深圳市供水水源修编规划报告》,深圳市2010年需水量为21亿m3,2020年为28亿m3(低方案)。很显然,这个预测是一个趋势性的结果,即是一个既没有考虑节水又没有考虑污水回用情况的结果。2010年按照节水潜力40%的60%能够实现,节水量为5.04亿m3,需水减去节水后实际需供水量为15.96亿m3;2020年按照节水潜力40%可以全面实现,节水量为11.12亿m3,需水减去节水后实际需供水量为16.8亿m3

深圳市的最终用水规模可以与香港的情况进行性类比估计。香港土地面积为1100km2,深圳为1952 km2。2003年,香港特区总供水量约为12亿m3(东江8 亿m3、当地淡水2 亿m3、冲厕海水2亿m3),当年人口688万人,城市人均用水量478L/日。2000年以后,香港的用水递增率基本为0,而且没有污水回用设施,冲厕海水不收费,淡水使用100L/日·人不收费。香港不是一个节水城市,社会经济基本成熟,人口增长缓慢,单位km2土地供水量为109万m3。按此估算深圳的最终用水规模为21.3亿m3。当然还有工业结构和人口密度的差异,为此,笔者认为深圳2020年需水量28亿m3,应该是最终的需水规模。届时,深圳通过节水实际需要的供水量为16.8亿m3。与2003年的实际需水量14.3亿m3相比,仅多2.5亿m3。由此可见,目前已经批准的深圳市东江水量指标,加上当地可用水量,能够保障深圳市未来对水资源的需求。

2004年香港本地居民生产总值14720亿港元,相当于深圳本地生产总值3346亿元的4.4倍(按1:1计算),说明在水资源受控的情况下,深圳市依然具有很大的经济发展潜力。根据2002年深圳市水资源公报,深圳市人均居民生活用水量239L/人·日,人均综合用水量483L/人·日,城市人均总用水量定额724L/人·日。从统计指标而论,深圳市似乎存在着巨大的水资源浪费。实际上,主要是由于深圳市的人口统计误差太大。许多资料显示,深圳市的实际人口(含居住半年以上的暂住人口)比统计人口高1倍以上,按此估算,深圳市2002年城市人均总用水量为365L/人·日,比香港目前的478L/人·日小23.6%;居民人均生活用水量更是比香港少得多。

6.3       深圳河湾污染治理意见

深圳河湾能否不黑不臭、生态健康,以及在保证不黑不臭、生态健康前提下的投资多少,能否承受,是深圳治污应该采取3+1还是8+1方案的关键。深圳河全长33.1km,是深圳与香港的界河。深圳湾(后湾)80km2,是深圳与香港之间的一个浅湾。深圳河流经深圳市区,是深圳和香港之间的一条重要景观河道。深圳湾的香港一侧有米埔自然保护区,面积15.13km2;深圳一侧有福田湿地自然保护区,面积3.68km2。深圳福田湿地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香港米埔湿地是世界湿地名录中的自然保护区,同时也是重要的城市景观旅游区和居民休闲娱乐区。

依据我国最新颁布的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GB18918-2002),污水处理厂排放标准分为三级共4个标准等级,其中一级分为A、B两个标准。一级标准的A 标准是城镇污水处理厂出水作为回用水的基本要求。标准规定:当污水处理厂出水引入稀释能力较小的河湖作为城镇景观用水和一般回用水等用途时,执行一级标准的A 标准。因而,污水处理厂出水只要能够达到一级A 标准,排入深圳河湾作为环境用水,不会产生黑臭。但是否会产生赤潮,以及是否会影响湿地生态长期健康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深圳河湾目前黑臭的原因是:①截污不彻底,尚有大量污水没有经过处理直接排放河湾;②污水处理厂的出水水质还没达到一级A标准;③布吉河、沙湾河等计划建设的污水处理厂,目前还没有建设。应当相信,这些问题解决后,深圳河湾的水环境质量肯定会有很大的改善。

深圳治污8+1方案全面实施后,深圳河湾还不能全面达到地表水Ⅴ类标准,也不能达到海水Ⅳ类标准(见表1)。主要原因是预防水体富营养化的氮、磷指标还有差距,而预防水体发黑发臭的COD、BOD5等指标已经达标或者基本达标。因而就水体表观而言,应该说已经达标或者基本达标,但控制富营养化和赤潮问题产生,还需要配合其它措施,以及需要实践检验,才能够确认。水体的富营养化和赤潮问题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不是单纯的氮磷指标所能决定的,但是,氮磷指标超标以及氮磷指标的浓度比例适合,肯定会使富营养化和赤潮频度升高,危害加重。氮磷指标是重要的植物营养元素,特别是总氮及无机氮元素,依靠城市污水处理厂(本文专指二级生物处理,下同)将其处理到达到或接近海水或湖水控制的标准要求,几乎是不可能的或者说是不经济的(磷指标在其后增加化学处理,可以得到较好去除)。因而我们不能对污水处理厂的奢求过高。正确处理水体富营养化指标的措施是采取水体生态修复,以及在污水处理厂之后增加生态处理措施。

实施生态处理或生态修复的主要措施有:①充分利用现有湿地生态功能,降解有机物质,吸收营养物质和有毒有害物质;②修建生态驳岸,降解有机物质和吸收营养物质;③对截流不彻底仍有可能黑臭的河段、包括深圳湾,采用河流污水直接净化或就地处理技术。如直接曝气或曝气生物滤池、接触氧化等;④处理过的污水或河水,枯水季节尽可能多的用于市政绿化或山体、岸边植被生态,经植物、土壤吸收处理后再返回河流;⑤在适宜种植红树林或海带的深圳湾海区,种植红树林或海带,吸收氮磷营养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

深圳河湾污水实施8+1治理方案,加上生态治理和生态修复措施,再加上严格的赤潮监控和研究、实践,预计深圳河湾的污染和赤潮问题,完全可以解决。为此,建议将深圳河湾流域的污染治理和赤潮控制作为国家级的研究课题,组织各方力量,开展研究。其科学意义和实践意义重大。

7           关于珠江口问题的意见

珠江河口是我国南海与珠江水系诸河水生物资源繁殖、洄游和育肥的重要场所及通道。有资料显示,南海北部大陆架海域是我国生物多样性最富有的海区,珠江水系是我国内陆水域生物多样性最富有的大江大河。然而,近年来的水质污染使得珠江水系和珠江口海域的生物多样性和生物捕捞量出现了严重地衰退趋势。根据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调查,珠江口近岸海域约有95%的海水被重金属、无机氮和石油等有害物质重度污染,其中深圳、东莞、广州附近海域污染现象特别严重。根据《2003年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珠江口为我国南海鱼类重要的产卵场,鱼卵及仔鱼的种类丰富,数量多。监测结果表明:2003年珠江河口内伶仃洋水域无机氮超过海洋渔业标准(海水一类标准)4倍,活性磷超过3倍,部分海域长期受到营养盐和铅、镉等重金属污染,康氏小公鱼、石首鱼、小沙丁鱼等10余种鱼类产卵和康氏小公鱼、凤鲚、眶棘双边鱼、鰕虎鱼等多种仔鱼的正常发育受到威胁。2003年, 珠江口及其附近水域共发生赤潮15次,比以往年份有显著增加。

2003年,珠江三角洲的污水排放量为73亿m3(不含香港和澳门),比1980年的13.16亿m3增加了5.55倍,年平均递增率为7.73%。预计2020年将会达到167亿m3(按5%的递增率预测),2030年达到210亿m3(按4%递增率预测)。《珠江三角洲环境保护规划纲要(2004-2020年)》,要求各主要城市采取直接排放珠江口或者近岸海湾的污水排放计划,以便避开对城市供水水源的影响。届时,即使全部污水都能经过二级处理,预计珠江河口及主要海湾的水环境质量,也会严重危害河流、海湾生态、生命健康。为此,建议尽快研究珠江河口段和近岸海域的纳污能力及其分配问题,以及供水安全和排污口与取水口的布局问题、生态健康与生态修复等问题。

 

主要参考文献

 

1 深圳市水利规划设计院等,深圳河(湾)流域污水截排及处理专题研究(征求意见稿),2005年2月;

2 陈筱云,试论深圳城市水资源承载能力,《中国水利》,2002(10);

3 深圳市水务局、深圳市水利规划设计院,深圳市供水水源修编规划报告,2003年12月;

4 深圳市水务局,深圳市水资源公报,2001年、2002年;

5 钱宏林、梁松等编著,广东沿海赤潮研究,《海洋与渔业》编辑部编印;2002年10月

6 广东省海岸和海涂资源综合调查大队,广东省海岸带和海涂资源综合调查报告,海洋出报社,1988年6月;

7  广东省人民政府,印发《珠江三角洲环境保护规划纲要(2004-2020年)》的通知,粤府[2005]16号;

8  深圳市水环境综合整治办公室、深港产学研基地,深圳河(湾)水系生态环境需水与环境评价课题研究报告,2004年10月;

9 广东省水利厅,2003年广东省水资源公报,2004年12月;

10 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2003年广东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2004年4月。

 

 

 

2005-07-12
 
[∷打 印∷][∷关 闭∷]

主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 承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信息中心
粤ICP备11053349 Copyright©2007 珠江委网站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 IE6.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