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上投稿 | 邮箱登录 | 网上留言|
返回首页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专栏>>珠江风情>>珠江美景
一把古琴的前世今生

       琴面及各部名称。琴弦的顺序,以弹奏时琴的位置讲,离演奏者最近的为七弦。

      “琴首”与 “琴尾”。琴首中间有一个雕刻成眼状的装饰,即为“凤舌”。

       来自凤凰的灵感

       古琴是中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在古代有“绿绮”、“丝桐”、“七弦琴”等别称。

       然而,那前世的木,是如何经过斫琴家的巧手,变为今生的琴的?在它的诞生过程中,被喜爱古琴的人们赋予了很多美好的意义,一张琴就是一个完美的人体,再依凤形制成,有额,有颈,有项,有肩,有身,有腰,有尾。而且它的各个部分又恰恰是用身体来命名,琴首、琴额、琴项、琴肩、琴身、琴腰等。

       这只昂着首的凤的上部为“琴额”,“琴额”下端镶嵌的一条木板为“承露”;而它的眼便是旁边镂空的七个小孔,就是用于穿弦的“弦眼”;“岳山”是“弦眼”旁边高出琴面的木条,用来架高琴弦;而凤凰的脖子就是“岳山”下方,琴身两侧逐渐内凹的部分;凤腰以下,便是古琴的“琴尾”。

       在凤凰尾巴的顶端中央外,镶有一块刻有架弦浅槽的横木,是“龙龈”,琴弦通过“龈”分别系在琴底的“雁足”上;而凤尾的最顶端两侧,略微隆起的两片硬木就是“冠角”(又称“焦尾”)。

       在凤身的正面,还有漂亮的装饰物,紧挨一弦外,镶嵌有13个圆形标志,即为“徽”,它是用来标记古琴音位的,13徽中七徽最大,两边各徽依次变小,象征一年十二个月和一个闰月。

       背面则主要有琴轸、雁足和出音孔。琴轸用以调弦,雁足用来支撑琴体和缠琴弦,由于雁足需承受琴身重量,一般都选用红木或紫檀制作。古琴的出音孔有两个,靠近琴首较大的为“龙池”,靠近琴尾较小的为“凤沼”。七根琴弦上起承露部分,经岳山、龈,转向琴底的一对“雁足”,象征七星。

       琴腹即指琴体内部槽腹的构造。由于古琴由面板与底板胶合而成,翻转古琴的面板,就能看到如一轮新月或椭圆形一般的两处挖空处,这就是“舌穴”和“声池”。

       这样,琴的各部分结构十分合理,既便于携带,又方正雅致。有心品琴,其形已足以使人心仪。

潞王式无名琴

晾干后琴面

       木头如何成为珍宝

       ”伏羲制琴”的神话告诉我们造琴时代的遥远,但神话归神话,到底一张古琴是如何由木变身而来的呢?

       据琴书记载,古时将制琴称作“斫琴”,而谈及斫琴,就不能不谈四川的雷氏家族,他们所制的琴被人们尊称为“雷琴”、“雷公琴”或“雷氏琴”。正所谓“唐琴第一推雷公,蜀中九雷独称雄”,唐琴之中,以雷公琴为最,蜀中九雷中,以雷威成就最大。雷威制琴非常讲究制材,他把选材视为制作古琴的首要条件,他曾说:“制琴若要达到轻、松、脆、滑四善,必须选材优良,用意精巧,方才五百年有正音!”

       相传,唐玄宗酷爱收藏乐器,他听说蜀中“雷氏琴”为琴家所珍重,就十分想得到一把这样的宝琴。有一年,唐玄宗巡幸西蜀,巧遇雷威,就请他制作一张古琴。雷威不敢怠慢皇上,当即答应三个月之内把琴奉上。于是,雷威从那天起,几乎每天到峨眉山上去选取松木,正好时值秋天,雷威并不急于伐木,而是坐在树林里聆听风吹树木的声响,只要听到清脆悦耳的声音,就跑到树林里将那些松木作上标记,几乎看遍了整个峨眉山,终于选到了制琴用的上等木材。

       雷威所制的这把琴不仅选材优良、制作精巧,而且音响独特、效果非凡,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神品“春雷”。
斫琴选材之重要,由此可见。由于古琴音色的好坏,和选用的木材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历代造琴都非常重视选材,但斫琴家们常提及的琴材并非“雷威斫琴”传说的中的杉木,而是桐木和梓木。一般来说,琴为“面桐底梓”:因为琴面板起传音和振动发声作用,故常选质轻而传音良好的桐木;琴底板起托音(匮音)作用,和面板一起振动,故常选用较为坚实但又不过硬的梓木制作。制作面板的桐木应纹理顺直、宽度均匀、硬度适中,无疤节和虫蛀等缺陷;制作底板的梓木也应越久越好,并且不宜太松,要“以掐不入为奇”。

       当然,古人制琴并不拘泥于桐梓,也有不少斫琴家用松、杉、杨、柳、楸、椴、桑、柏等材料。但无一例外,他们都为获得好的琴材而想尽各种办法,甚至水槽、木鱼、败棺、古梁柱等都用来制琴,有史记载:“四川夔州(今奉节县一带)棺材峡悬崖上古棺,相传为诸葛武侯所遗,有人取之,用之造琴。名之曰‘滟滪仙舟’琴。”

       有了好的琴材,木头的处理也很重要。古人多以熏暴的方法,将木头久浸于水中,然后取出悬挂在灶上或用风吹日晒,等待木液尽干。若是千年古木则不必这样,只是现在古木难求,斫琴家们大都使新木,用机器将木头烘干处理后制成古琴。

低头

制作槽腹,铲出一定的尺寸。

古琴的琴徽、弦、轸等配件。

       琴腹中的秘密

       那么一把古琴的音色好坏如何把握呢?古琴内在的槽腹结构是关键所在。

       一般来说,类似鱼腹状的深长槽腹,是形成古琴悠长声韵的有利物理条件之一。大小槽腹的深浅,中空剜留的大小,底面厚薄的匹配比例,与面、底板的厚薄、长短,琴材的松紧、质地等均有一定关系,如果琴腹过大或过小,都不利于发音。例如,面板不厚,琴腹过大,音色会变得空而无韵;而琴材较紧且厚,琴腹过小,必然导致音色沉闷。

       同时,古琴音声品质的优劣,也是检验槽腹内部作业合理与否的重要标准。因此,如果一张琴,只要其音色达到精良,那么无论槽腹内部如何凸凹不平、如何错落“粗糙”、甚至琴面以多块木料粘合而成,应该说这种槽腹内部的作业是合理的。反之,如果声音低劣、平庸、直白不通,那么槽腹内外即便光洁如镜、平整如几,这种槽腹的处理也未必是合乎古琴自身振动规律的。

       音色并不仅受限于古琴的槽腹,琴面的弧度、岳山和龙龈的高度,不仅影响着音色,也影响古琴被演奏时的手感。清代斫琴法记载:所谓“前一指,后一纸”,岳山高度不能高于一指,龙龈高度只有一指。左手按弦时,不能影响琴弦振动,不能弦击琴面。因此,岳山和龈的高度,非常重要。过高,演奏时会觉得抗指;过低,琴面会出现拍弦的声音。

      “低头”是许多斫琴家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古琴的头部并非平直的,而是微微下沉的,这个倾斜的部位就叫做低头,琴体从四徽处开始的一个平滑的斜度,无形中增加了岳山的高度,使得岳山和琴弦高度实现了平衡。

       这时,便到了古琴制作过程中至为关键的环节:髹漆。这道工序的好坏不仅直接影响到古琴的外观,而且与琴的音色也密切相关。因此,历代斫琴家在髹漆工艺上,均付出了巨大心血,根据各自的经验进行不同创造,工艺极为讲究。从漆胎的成分、施刮、打磨漆胎的层次、方法、遍数,到用桐油合光、退光等,可谓极尽其能。

       完成以上工序以后, 便可上琴徽、弦、轸等配件。作为历代文人的雅玩,古琴的轸、徽、雁足等配件的制作与用料也颇为考究。制作琴徽最常用的材料是蚌壳, 较贵重的用黄金、翡翠、白玉等等。雁足和琴轸一般要用质地比较坚硬的木料, 如红木、紫植之类, 也有用玉、牛角等制成的,而琴弦则有丝线和钢弦两种,丝弦音色低沉古朴,钢弦音质洪亮。

神农式墨庄琴

春雷琴,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圣人文人帝王琴

       古琴并非只有一种样式,据《五知斋》记载,古代流传下来的式样共有51种,而今天常用的不过20几种。古代造琴基本分为三类:一是圣人造琴,如仲尼式、神农式、伏羲式等;二是文人造琴,如落霞式、蕉叶式、连珠式等;三是帝王造琴,如襄王琴、潞王琴等。琴的式样是造琴人根据自己的审美趋向通过对琴身的变异而展示和发挥自己的艺术特色形成的,因此每一种琴的式样都反映出它自身的思想语言。

       现将常见的几种古琴式样介绍如下:

       仲尼式:古琴中最常见的一款样式,属于圣人造琴的一类,由于它的名字叫“仲尼”,所以人们总会将它和孔子联系起来,虽然不能确定这种式样是否是孔子设计,但以“仲尼”命名的确很恰当,因为它是在所有琴里最简洁的一种,只在琴体的腰部和头部有两个凹进的线条,通体没有任何其他的修饰,它的简捷而流畅、含蓄而大方的造型最能体现儒家思想的中庸内敛的风格。

       神农式:属于圣人造琴一类,是否就是神农所创,虽然并没有可考依据,但可以肯定这种式样是非常古远的,该类琴上部从琴肩部位起弯直接连到琴头,下部大致在燕足部位起一个弯,非常简洁。

       伏羲式:也是圣人造琴的一种,形状与神农式非常接近,只是在琴的下部起弯的地方多了一个弯,即:有两个连续的弯,琴体外形的其他部位与神农式几乎完全一样。

       落霞式:属于文人造琴一类。这个名字就会让人联想到无际的天边、灿烂的晚霞,琴的两侧呈对称的波浪曲线形,琴的声音雄浑洪亮,适于表现比较宏大的有气魄的乐曲。

       蕉叶式:属于文人造琴的一类,它的形状顾名思义像一片芭蕉叶,曲折的线条像流动的音乐,优美的身姿表现着文人浪漫的情趣。蕉叶式是古琴中最难做的琴,一般很难达到理想的效果,但是如果超越了它的难点,就会是一张声音和各方面指标都很完美的琴。

       凤势式:它属于文人造琴的一种,这一式样的特点是从琴头直接起弯或从岳山起弯,上下各有两个弯,式样古朴而流畅。

2009-12-08
 
[∷打 印∷][∷关 闭∷]

主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 承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信息中心
粤ICP备11053349 Copyright©2007 珠江委网站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 IE6.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