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上投稿 | 邮箱登录 | 网上留言|
返回首页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专栏>>水利春秋>>水利史志
南水北调调水史

打开中国地理版图,就会发现西高东低三大梯级的地貌格局和南多北少的水文分布。随着文明的进步,利用这一地势特征改变原有的水文自然分布并借以改善人们现有的生存条件,今天看来已不再是诗人的遐想,更不是痴人说梦——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一个气吞山河、足以问鼎世界的宏伟蓝图:南水北调。

从孙中山“引江济河”的主张到今天纵横神州的东线。中线。西线的“三线”方案,时间随着滔滔东去的江河流淌了整整一个世纪。只是,黄河曾断流,而人们调水的梦想却不曾中止。

毛泽东说过:隋炀帝一辈子挨骂,但大运河这件事他做对了……而鲜为人知的是,本世纪又有多少炎黄子孙一直梦想再造一条大运河,南水北调,灭绝水荒,遏制干旱,改变气候,沙漠变绿洲,西北赛江南……

孙中山提出“引江济河”。长征时毛泽东说:”从山中打个洞,长江的水就流到黄河了。”

世纪的轮回创造了许多伟大的构想。本世纪初,孙中山在规划中华民国的蓝图中,就曾在他的“建国大纲”里提出了“引洪济旱”、“引江济河”的主张。他是本世纪第一个长江水调黄河的倡导者,这种大胆的想象在今天看来也是一种恢宏的气魄。

1931年,当长江洪水无情地淹没武汉,知名人士翁文灏、孙越琦和张冲等人怀着“治洪救民”的激情,向国民党政府提出了导出部分长江之水的“川水济渭”方案。

他们说:“像我们这样一个水资源十分贫乏的国家,怎么能每年放几千亿立方米洪水泛滥成灾、害人之后,白白流入大海。一定要实行孙文的主张:“引洪济旱、引江济河!”

很显然,这在当时无异于一席空谈。

4年后的一天,中国工农红军正在长征途中,毛泽东亲自去找驻扎在阿坝的张国焘,途中经过一个叫麦尔玛的村子,在村头的一个山丘上,他看到了山脚下的两条河流,一条往南,一条往北。有人告诉他,南面的流入长江,北面的则流入黄河。毛泽东突发奇想地说:“从山中打个洞,长江的水就流到黄河了。”

这是这位伟人第一次调水的大胆想象。后来的历史证明,这一想象绝不仅仅是一闪念的浪漫激情。转战陕北之后,面对干旱的黄土,他曾讲起这个山丘。

当初谁能想到麦尔玛的这个小小山丘,竟树起了一代伟人南水北调的鸿鹄大志。

新中国成立后,在百废俱兴之时,他要在中国的版图上绘制这历史大手笔的杰作。

毛泽东两谈“借水”,黄河水利委员会规划“引水济黄”(引汉洗黄)工程

1952年10月,毛泽东来到郑州并视察黄河。他对当时的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

新兴的中国各项建设都需要水,工业、农业要迈大步,离开了水就是空谈,而北方干旱缺水则成了制约其发展的“瓶颈”。

为了敲掉这个“瓶颈”,黄河水利委员会组织有关人员在长江,黄河上游进行了一系列的勘察和研究,最后确定了一条从长江通天河至黄河多曲的引水路线。当时被称为“引水济黄”。

1953年5月22日,毛泽东再次批示:“南水北调工作要抓紧。”

一支由几十人组成的水利工程人员迅速开往汉江流域,这次大型考察由林一山亲自带队。

长江水利委员会南水北调办公室工程师周斌对记者介绍说:“这支队伍在考察中确立的第一个方案是在汉水上游的洵河之下修起250米高的大坝,然后打一条80公里的隧道,纵穿秦岭,引水经渭河抵达黄河。后来他们又发现在伏牛山脉与桐柏山脉之间有一低洼缺口、如果在丹江口建成水库就可以通过这个缺口再经许昌、郑州附近把水引到黄河。这无疑是最佳方案。”

林一山及时写信将这一方案向毛泽东作了汇报。

建国后近10年的时间中水利部门设计了多种调水方案,“三北”的一些省市已急不可待而与此同时,黄河水利委员会不甘沉寂,他们经过一番艰苦地考察之后,提出了一套由通天可引水到黄河源的方案。这一方案一直研制到1957年,前后历时5年的时间,有关工程设计人员可说是费尽心机。

与之相对应的是,长江水利委员会马不停蹄,也在丹江口引水方案的基础之上又研制了从三峡引水到丹江口的补充调水方案。

这当中,也有人提议,能否选择古老的京杭大运河作为南水北调的一个线路——尽管过去这条运河的功能主要是航运,而今天要解决的是城乡工农业用水。

长江水利委员会和淮河水利委员会对此做了详细地探究,也研制了一套有关调水方案。同时他们还设计了一套从巢湖提水北上调水方案。

调水已是大半个中国所面临的问题。在各家水利委员会挖空心思地为调水而大伤脑筋的时候,华北、西北的一些省市有些坐不住了。北京和山西开始设想引黄入汾,后来他们又设想从内蒙古清水河县的黄河引水到桑水河(永定河),这样就可调水至太原和北京。

丹江口水库开工。多种南水北调方案先后出台,一支“骑驴调水”的考察队穿越高原

1958年,汉水丹江口水库开始动工修建,由于在开始的时候急于求成不注重工程质量而曾停工,后来在返工时汲取了这一教训。

丹江口水库的首要任务是保证汉水、长江的防洪安全,其次是发电。在当时的情况下,它在南水北调中的水利枢纽作用尚作远景考虑。

就象论证了半个世纪的三峡工程一样、任何一项大的工程都要进行反复论证,这种国计民生的大事,操作之中必须慎之又慎。在这种情况下,全国各地水利工程人员设计了多种南水北调方案。

也是在这一年,水利部党组领导李葆华、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云南省副主席张冲带领几十名水利工作者组成一支水文考察队,从黄土高原挺进青藏高原。

他们设想向西北、华北引夹“大拐弯”上面的怒江。岷江等水,立志“开河10万里,引水5千亿(立方米/年)”。

条件艰苦,没有交通工具,他们就组织了一个“驮子队”,骑着毛驴穿越高原。

“骑驴调水”,这是中国水利史上艰苦奋斗的一页,人们不会忘记他们。

“驮子队”把他们送到了青藏高原,几个月艰苦的考察行程万里,拿出了一套新的调水方案。

始料不及的是,两年后批判浮夸风,“开河10万里,引水5千亿”的方案未能幸免,因此这一方案也只好刀枪入库……

改革开放初期南水北调再度成为热点,但它却一直不能上马,江苏省搞“江水北调”

这个时候,丹江口水库正紧锣密鼓。由于历史原因,将工程分期建设,先建成坝高162米、蓄水157米的初期规模。如果有一天从这里修建南水北调的大运河,再上蓄水位达170米的二期工程。

直到1967年10月,丹江口水库正式蓄水,次年发电,1973年初期工程完工。

尽管这里的第二期工程至今未能上马,但丹江口水库却是我国南水北调蓝图的结晶之一。它在防洪、供水、发电、水产等方面发挥着巨大的综合效益。

70年代,有关南水北调的规划依然没有停息。

改革开放初期,南水北调问题再度成为热点。国家水利部专门成立了南水北调规划办公室,以协调各条线路的前期研究工作。

这时,各部门对这项工作的研究已有所侧重。中国科学院和黄河水利委员会主要研究我国西南地区怒江、澜沧江和长江上游引水的可能路线方案;长江水利委员会继续研究中游引水的可能路线方案;淮河水利委员会等单位则着重研究长江下游的调水方案。

1990年国务院正式批准水利部《长江流域利用规划简要报告》,报告指出南水北调是长江综合利用的重要任务。

但是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南水北调仍无实质性进展。这一空前的重大水利工程自然需要仔细运筹,况且对每一个方案都要充分考虑到它的负面。

苏北城乡缺水嗷嗷待哺,江苏省早已等待不得,便自己投入资金从长江调水,近些年来他们搞起自己的“江水北调工程”,苏北大平原旱灌涝排,受益匪浅。

东线、西线、中线“三线”方案均已绘就,相比之下各有其利弊因素

近几年来,南水北调的前期研究工作更加深入、细致,可操作性大大加强。这当中主要有“三线”方案,即东线。中线、西线方案。

东线试图利用京杭大运河的线路进行南水北调。由淮河水利委员会研制。现江苏已经搞起一部分工程。利用这个线路可把长江水从扬州提水,把水送到苏北、安徽、山东、河北等缺水的地方,年调水量可达200亿立方米,是一个可选线路。当然它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由于该处立于长江下游,水污染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不利因素;也有人提出:从这里用电机提水很可能引起长江口的海水倒流,从而影响上海水质变化。

中线经过长江水利委员会近10年的考察、研究,其蓝图已绘就。南起丹江口水库,北至北京玉渊潭,走经太行山脚下,大致与京广铁路线平行,全线1200公里,可解决华北缺水的问题。其间落差100米。长江水利委员会南水北调办公室工程师周斌对记者说:“天公作美,这样通渠后不需电机提水就可自流达到南水北调。年调水200亿立方米。”

有人提出,实施中线方案的不利因素是太行山的洪水威胁较大。

西线经黄河水利委员会十几年的考察研究,也确立了调水方案。它位于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其取水河段是:通天河的楚玛河段,雅砻江石渠,大渡河上游足木足河段。可通过打隧道。提水的办法引水到黄河,解决黄河沿线的城乡用水,年调水量为195亿立方米。西线的不利因素主要是施工的难度大。

郭开的大西线方案可调水半个中国,且有巨大的综合效益,越来越引人注目

几年来,还有另外一个西线方案,越来越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个方案也有称大西线方案、朔天大运河方案,设计人为郭开。

近日,记者在北京找到了这位66岁的水利专家。

郭开的西线方案大体是:在西藏雅鲁藏布江朔马滩筑坝串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之水到四川阿坝入黄河,至内蒙经岱海入永定河到北京,再从天津入渤海。另引水在兰州经河西走廊达新疆,年调水量可高达2000亿立方米。这样可通过4600公里的黄河河道把水送到中国西部、西北、华北、东北和中原地带,再引水经青海湖调水人柴达木、塔里木、准噶尔三大盆地及河西走廊,经岱海可调水山西、河北、京津、辽宁、吉林及蒙北草原。并可解决长江水患、黄河断流和泥沙等问题。

从青藏高原的“天上来水”沿大梯级一泻而下,巨大的水位落差可使每立方米水的发电量高达6度,如果建成这个大工程,其发电量将相当于10个三峡大坝!

郭开对记者说:“尽管说这个大西线工程浩大无比,但这却是一个一本万利的事情。”

应该说郭开的西线方案是一个气势磅礴、震撼九霄的大手笔之作。

当然,郭开的大西线方案的不利因素是:投资相对高,施工难度大。

南水北调已迫在眉睫,世纪梦想终会实现

中国是一个缺水大国,中国的许多城市和农村都迫切需要水。这在西部和“三北”地区尤为突出,缺水不仅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更制约了这里的经济发展,同时也是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瓶颈”。

更可怕的是:长江水患、黄河的水患和断流,使人忧心忡忡。近些年来随着生态环境的破坏,不断加大的含沙量使长江河床不断提高,有人预言,长江将是第二条黄河。而黄河“悬河”的现象也愈加突出。

与此同时,沙漠不断侵蚀着东北、华北、西北等大片土地,它在每年2公里左右的速度向前推进,北京、沈阳等大都市将直接受此威胁。

人口膨胀将使下世纪的中国粮食问题更为突出,历史在等待着有一天“三北”变江南。

而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出路就在于南水北调。

南水北调迫在眉睫。我们相信:这一所有炎黄子孙所牵挂的世纪梦想,一定会早日变为现实!

2005-06-03
 
[∷打 印∷][∷关 闭∷]

主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 承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信息中心
粤ICP备11053349 Copyright©2007 珠江委网站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 IE6.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