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上投稿 | 邮箱登录 | 网上留言|
返回首页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专栏>>水利春秋>>水利史志
海河水利史

    公元前24多年前,就对流域内许多河段进行过疏导整治。消书·禹贡》所记传说中的禹治洪水,曾涉及今漳卫、于牙、大清等水系中的某些河流。因当时黄河下游与漳卫、子牙等水系交叉互通,应一并整治。1153年,金于今北京建中都,此后海河流域的水利受到特别重视。其历史可分两段来叙述。
       (一)12世纪以前的海河水利

       战国魏文俟时(公元前446~前397年),海河流域出现引用多沙河流淤灌田地的典型——西门豹创建的引漳十二渠。西汉时,当地官员认为十二渠、桥影响驰道干线,提出要合并渠系及桥座,受到民间的抑制。在子牙水系,西汉时有位于今石津港区的太白渠,包括乌子堰等工程。东汉时,曾维修西门豹所引漳水支渠,并在漳卫水系的上党(在今山西长治地区)、汲县等地有过几次修治引灌;在潮白水系(今顺义一带)开种稻田八千余顷;在于牙水系开凿蒲吾渠,筹划通清津伦河到山西,以及利用湿水(今永定河)通港等记载。

       东汉建安九至十八年(204~213年)间,曹操为了统一北方,进军运粮充分依靠水运,在海河水系开凿沟通一系列联络天然水道的人工运渠,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从拦截淇水入白沟以通粮道开始,陆续修建了平虏渠。泉州渠、新河、利港渠等运渠,从而首次实现黄河、海河、滦河三大流域水系的航运。曹操还在原西门豹所修引漳十二渠的基础上兴建了天井堰,并引漳水供给螂城(今临漳县螂镇)的用水。三国魏嘉平二年(250年),刘靖在今北京市西郊兴建了引湿水灌溉的戾陵堰工程,形成永定河灌溉史上空前规模的大灌区。西晋元康五年(295年)以及北魏、北齐和唐代有重修的记载。南北朝时,北魏、北齐相继修整过位于今房沫泳灌区的古督亢破,曾经获得溉田百万余亩,为利十倍的效益。

       北魏熙平二年(517年)前后,海河流域连年大雨,洪水泛滥,遍及今漳卫、子牙、大清、永定、潮白及蓟运等水系。当时洪涝重灾区是冀州(位于今河北省衡水地区,沧州地区南部)、定州(位于今河北省石家庄地区,邢台地区北部,保定地区南部)、温州(位于今河北省沧州、保定两地区北部,天津市南部)、幽州啦于今北京市,河北省廊坊地区,唐山地区西部,天津市北部人针对洪涝灾情,崔楷提出一整套抗洪、排涝、除碱、营田等治理规划,着重指出要多置水口,从河入海。这是海河治理史上在明清以前仅见的全面整治规划方案,具有首创意义。这种多途入海,分道行洪排涝的规划思想,经过长时间的检验,一直成为海河治理的基本措施之一(例如明清时期南北运河上广开减河,分洪入海。以及在1963年后,陆续新建或扩建的漳卫、子牙、澄阳、永定、潮白等新河)。崔楷的治理方案,当时虽经批准实施,但兴工未久即停止,无从考”究其具体效果。

       隋代开永济渠,使水运可从黄河航至今北京城南。唐代持续通航,五代时有开幽州府东河路通情船的记载。唐代为了避免海运风险,曾重修平虏渠、泉州渠等局部河段,联通鲍丘河下游(相当今蓟运河),运粮到渔阳(今蓟县)。渔阳以北曾开沟引水,以水代兵,用于军事防御。唐代灌溉工程,漳卫水系有金凤渠、菊花渠、利物渠等,子牙水系有太白渠、大唐渠、礼教渠、广润破等,潮白水系有孤山被、渠河塘等。

       北宋早期,宋、辽对峙,分界线西起今河北省徐水,中经雄、霸等县,东抵天津海口。分界线南侧,宋方蓄水御敌,兴建了东西长六百余里(直线距约四百余里)、南北宽五十至一百里的大型塘泊工程。据《宋史·河渠志》等文献记载,当时塘泊共九区,其中东起沧州泥沽海口(今天津小直沽口),西至保州(今河北省保定),有七区,各塘深约五尺至一丈余不等。另自安肃军(今徐水)、广信军(今徐水遂城镇)之西至保州西北沈苑泊;自保州西合鸡距等泉(鸡距泉在今保定西15km),开成稻田、方田,水深三至五尺,称为西塘泊。这些塘泊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出现的蓄水工程,现在的白洋淀、东淀以及天津以南各洼地,大都是北宋塘泊的遗迹。北宋熙宁时(1069~1078年),王安石变法,大兴农田水利,特别是利用多沙河流淤灌治碱,形成空前高潮。在海河流域曾引用漳河、浪河、葫芦河以及沈苑河(今府河)等进行淤灌。这些水系有的还结合进行疏导排水工程。

       (二)12世纪始成为全国政治中心后的海河水利

       金贞元元年(1153年),在今北京建都,定名中都。据栓史·河渠志》记载,当时中都所需粮食等物资供应,主要依靠位于今湾卫及子牙等水系的3个府、12个州及其所属34个县的水运,统称楷河。并在滨临港河的临清、历亭(今武城)、将陵(今德州)、东光、兴济(今青县)会川、(今青县)、献州(今献县)、武强等县城,设置粮仓,收存邻近地区所交粮税,汇总分批装船编队,溯流天津河(今北运河)北抵通州。再由通州水运(或陆运)抵达都城。泰和六年(1206年),为加强港运管理,曾明令规定凡清河所经之地,所有3个府、12个州、34个县的主要官员,兼管理港河。具体职责是,催督检察船队运输,营建、养护河道堤岸工程。这种由沿清河所经的三级地方官负责兼管港运和工程的制度,在海河水利史上尚属仅见。金代中都至通州间的运输,原先在通州城北的潞水(今潮白河)西侧,有条水道(相当今坝河,金代人曾称之为运河或游渠)可通中都城北,但水源缺乏,不能维持航运。为接济该河治运,增辟水源,大定十二年(1172年),曾试开过引卢沟水(今永定河)的金口河,因水沙不能控制,未成功。泰和五年(1205年),中都至通州间新凿游渠(今通惠河前身),约长五十里。当时河道所经,曾征用原屯田产所在田地及民间田亩。水渠来自高梁河及白莲潭(相当后代的积水潭)清水,流量很小,因此从西向东采用分段拦河设闸的办法调节水量,最末~闸位于通州城西。这是海河水利史上建闸渠化通航的首次尝试,后代元明清通惠河利用船闸通航,便是在此基础上的继承、发展。金代当时就称该河为闽河,正表明这一特点。金代为了都城安全,极为注重卢沟河防洪,筑堤、堵口工程屡有兴建。游论、漳河等水系也常修建防洪工程。灌溉方面,白莲潭、高梁河都曾有过放水、引灌的记载,大清河水系的安肃(今徐水)、定兴等地也曾引河水溉田。

       元灭金后,建大都,继续加强对永定河的防洪。水运方面因金代闸河淤废,通州至都城常需陆运。郭守敬为了大都的城市供水和恢复京通水运,开发了较充裕的水源白浮泉水,利用金代闸河遗迹重新兴建通惠河,建闸渠化,于至元三十年(1293年)终于实现京杭运河全线联结通航,经历元明清三代,漕运通行600多年。郭守敬还在漳河、德伦等水系兴办过许多水利工程。在海河各水系,元代还先后修建过一些防洪灌排设施。

         明清以北京为首都,海河水利逐渐形成固定不变、必须奉行的两大方针任务:一是要保证港运畅通,京城粮食充裕;二是要确保首都防洪安全。此外则相对被认为是次要的。明清对永定河的修防,较之前代更为重视,具体措施有筑石提,修减水坝,改下口以及岁修、防汛抢险等。例如从康熙三十七年至乾隆三十七年(1698~1772年)间,下口改河就达6次,间隔最长的27年,短的仅3年。又如从乾隆三年至光绪二十年(1738~1894年)间,上起北京卢沟桥下达永清县冰窖村,河道两岸就曾修建减水坝18座,运用时间有长有短。至于筑堤、修谛、堵口等工,更是史不绝书。又如京杭运河在海河流域境内的南、北运河段,从明弘治元年至清光绪六年(488~1880年)间,南起四女寺北到王家务,先后兴建、维修了减水闸坝7座,分别承担汛期泄洪任务。至于疏浚、修筑等工程则更为频繁。由于上述保浩、保京两大基本方针,从而使海河流域全局性除害兴利的规划治理,增加了复杂性、艰巨性。明清以来治理方案和施工实践的正反两面经验很多。在农田水利方面,从元代虞集,明代徐贞明、董应举、徐光启,清代陈仪、林则徐等人,特别是明代徐贞明,都积极提倡很辅水利,包括雍正年间大规模的水利营田,虽有一定成效,终难持久,除社会因素外,一个最重要的障碍是水源得不到及时保证。民国期间,海河水利工作基本停滞,灾害频繁,有关部门只进行了地形测绘和某些规划设计工作。

2005-06-03
 
[∷打 印∷][∷关 闭∷]

主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 承办单位: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信息中心
粤ICP备11053349 Copyright©2007 珠江委网站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 IE6.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x768